启东市格莱特石化设备厂

中国优质静态混合设备、管道混合器、高剪切乳化机专业生产商

0513-83660629
新闻动态

中美达成审计协议但中企退市风险仍存

发布时间:2022/9/1
  纽约 - 一项允许美国监管机构检查在美上市中国公司的审计记录的协议结束了数年来双方的争议僵局。但华尔街分析师警告,这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协议仍可能破裂并笼罩在风险之中。
  周五(8月2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和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就在美上市中国公司的审计的协议达成一致。
  目前双方均未公开这一协议的详细内容。但是就美中双方对这一协议的描述来看,各自强调的内容相去甚远。
  中国证监委说,这是双方在“解决中美审计监管合作问题上迈出的重要一步,” 下一步必须 “在符合各自法律规定和监管要求的前提下对等、高效开展合作”。
   
  美国证监会主席根斯勒肯定 “该协议标志着我们第一次从中国收到如此详细和具体的承诺,他们将允许上市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CAOB)进行符合美国标准的检查和调查。”
  中国证监委指出,“美方须通过中方监管部门获取审计底稿等文件,在中方参与和协助下对会计师事务所相关人员开展访谈和问询。”
  美国证监会主席根斯勒表示,美方 “拥有独立的自由裁量权,可以选择任何上市公司审计进行检查或调查”;“可以直接与正在检查或调查上市公司业务的审计公司的所有人员进行面谈或获取证词。”
  《日经亚洲》说,美方审计团队将于9月中旬赴香港,检查总部位于香港和中国内地的在美上市中国混合器公司的审计记录,其中将包括从内地转移到香港来的敏感数据。
  路透社报道说,美国审计团队选择首次检查在香港进行,是因为香港金融中心允许拥有司法独立和中国大陆不享有的其他自由。
  美国官员表示,他们选择香港是因为其新冠肺炎检疫规则比中国宽松,但美国将来可以到中国大陆进行检查。
  这个协议失败的可能性更大
  根斯勒表示,“虽然这个框架很重要,但只是过程中的一个步骤。只有当PCAOB确实能对中国的审计事务所进行全面检查和调查时,该协议才有意义。”
  根斯勒说,如果中方做不到,“大约200家在美上市的中国公司将面临在美国交易证券的禁令。”
  “这项协议是个里程碑,但目前尚不清楚该协议的实施是否会令PCAOB满意。” 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杰西·弗里德(Jesse Fried)告诉美国之音。“如果中国给予PCAOB获得接触审计文件、审计人员、及其执行任务所需要的任何其他东西的充分渠道,那么这项协议将会成功;否则,协议将失败。我认为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许多华尔街分析师也对此表示怀疑。政治风险咨询公司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中国和东北亚业务主管迈克尔·赫森(Michael Hirson)也指出,下个月在香港进行试点检查期间或之后,该协议有失败的风险。
  “中国安全机构可能会拒绝PCAOB索取某些类型信息的具体要求,而且不会做出令美国监管机构满意的回应。” 他在一份报告中说。“PCAOB及其监督机构证券交易委员会受到来自国会的巨大压力,要求确保与中国在审计方面的任何交易都是严格的,没有理由妥协。”
  美国的首次审计检查会如何进行?
  魔鬼在细节中。有关这项协议的细节没有公布,尽管双方强调的重点不同,但双方都宣布就原则达成了协议。而9月美国团队赴港首次检查已经敲定,首次检查将怎样进行呢?
  “有两种可能。” 纽约的资产管理专家姚望告诉美国之音。“一种就是选最难的(公司审计),一种就是选最简单的。”
  鉴于每次检查并不是针对全部200多家中概股公司的会计事务所,而只是抽选部分进行,因此有个首选哪家的问题。
  “选最难的,如果你这个(审计底稿)都肯给的话,后面就不用说了;一种就是选最简单的,双方实施起来比较容易,或许私下已经有默契了?”
  这一选择权在美国监管机构的手里。姚望认为,美中关系的大气候将对如何选择有着重要影响。
  “这就是取决于当时的中美关系。如果没有进一步紧张,那可能就选择一些简单的先走一走;如果中美关系紧张的话,可能就选一些比较难的。” 姚望说。
  还有中概股公司会主动退市吗?
  美中监管合作协议达成前两周,五家在美国上市的大型国有中国公司宣布退出美国股市。政论家邓聿文认为,未来还会有更多中概股公司退出美国股市。
  他说:“中方作了两种准备,一些大的科技企业它的审计底稿肯定无法满足美方的要求,因为它肯定涉及了一些国家机密的问题,即使不是国家机密,一些大数据总起来看就是国家机密。这种底稿不能提供给美国,那与其在美国强制要求下退市还不如自己主动退市。另外对于那些不会涉及国家机密的企业的评估,认为不会对国家造成损害的,那你就继续留在华尔街,你就可以向美国提供审计底稿了。”
  到目前为止,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已将163家中国公司列入临时退市名单,其中包括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肯德基和必胜客运营商百胜中国控股,中国南方航空公司和互联网集团百度,如果美国官员被拒绝查阅其审计记录。
  路透社引述智库欧亚集团中国和东北亚实践负责人赫森的话,认为下一个考验将是北京是否命令主要科技公司与国有企业一起退市。
  “我们知道,北京认为国有企业太敏感了,不能在美国上市。但还有很多其他悬而未决的问题,比如,它是否认为(主要科技公司)如阿里巴巴、百度或京东太敏感,无法在美国上市?”
  对中概股公司审计争议的来龙去脉
  2002年,美国发生安然公司(Enron)和世通公司(WorldCom)财务欺诈闻案。国会随后通过了《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Sarbanes-Oxley Act),并根据该法案成立PCAOB,即上市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以增强证交会执法能力。
  2009年1月22日,中国证监会在回复美国PCAOB的英文信中说,根据中国法律和规定,“不允许PCAOB在中国领土上行使任何形式的独立或联合现场检查。”
  2013年,双方的监管机构在经过几轮谈判后达成了《执法合作谅解备忘录》,建立了一个机制,PCAOB可以要求中国监管部门搜集中国审计公司的审计记录。但《备忘录》仅给予PCAOB获得被审查过的工作文件,不允许对中国审计公司进行定期的现场检查;另一方面,中国监管机构坚持对受限制的私人档案做出认定的权利,并对PCAOB域外执法表达强烈的主权关切。
  2016年,双方达成了《试点检查合作备忘录》,并在2016-2017年试行了试点检查方案。但 PCAOB仍无法及时获得相关文件和证词,以便其检查员能够正常开展工作。
  2020年,PCAOB从其网站上删除了《谅解备忘录》。
  2020年3月,中国颁布《证券法》,一方面规定 “境外证券监督管理机构不得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直接进行调查取证等活动。” 但同时规定 “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可以和其他国家或者地区的证券监督管理机构建立监督管理合作机制,实施跨境监督管理”。
  2020年6月17日,中国金融监管当局表示,同意美国监管机构可以在中国领土上跟中国一起进行“联合检查”。
  2020年12月18日,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签署《外国公司问责法案》(Foreign Company Accountable Act)使之成为法律。根据该法案,如果美国上市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连续三年无法审查一家公司的财务报表,便可令其退市。
  《协议》之下中概股的命运
  追踪在美国交易所交易的主要中国公司的纳斯达克“金龙中国指数”(NGDCI)较2021年1月的峰值下跌了64%。美中达成上市公司审计监管协议的前后,中概股已经有了约10%的反弹。未来在美上市的中概股走向将如何?
  高盛分析师周一(8月29日)表示,根据他们的实验模型,“市场猜测中国公司可能从美国退市的概率为50%。这比3月中旬的95%有所下降——那是2020年1月以来的最高记录。
  美国投资人会以这个比率投资中概股吗?高盛分析师估计,“不退市”的情况可能会使美国存托凭证和MSCI中国分别上涨11%和5%。
  “现在市场的兴奋点是在还有多少中国公司会来美国上市。”纽约投资专家姚望说。“现在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公司都已经找好退路到香港挂牌了。”姚望说。 “据我所知今年有16家(中国公司)在纳斯达克、纽交所排队准备上市,而想来的更多,有7、80家呢!”
  被美国机构投资人抛弃的中概股,在这个协议达成后还会重获新欢吗?
  市场观察专栏作家麦克·布拉西说,“如果你专注于通胀和美联储的政策,你可能错过了美中关系的关键突破,这将在未来六个月提振在美国上市的中国股票。”
  Loncar China BioPharma交易所交易基金 CHNA(-2.82%)的创始人布拉德·隆卡(Brad Loncar)说,“我相信它(协议)会成功的。尽管对中国存在争议,”但本周的突破 “表明中国仍希望成为全球金融界的一部分。”
  但华裔投资专家姚望没那么乐观。“不选中概股的主要原因并不完全是因为挂牌摘牌,” 姚望说。“我们都知道新兴市场都有政治风险、政策风险。这是没法量化的。而且最近几年演化得更极端了,一个政策出来就把‘新东方’给整死了,这些造成了主流资金说我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另外一个原因也让西方的资本市场对中国静态混合器公司有退却的感觉,”姚望说。“就是因为资本是追求最高利润的,而中国推行的是‘共同富裕’,这个是绝对的矛盾。”
  “我作为一个资本家要为股东带来最大的利益。” 姚望说。“所以,这个资本市场是给资本主义做的,不是给社会主义做的;你要实行社会主义、共同富裕的话,那你就不要玩资本市场。你要玩资本市场,你就不能用社会主义来要求资本主义,因为这两个主义完全是背道而驰的。”
  他认为美中达成的审计合作协议并不能解决这一根本矛盾。“共同富裕是国家的大政方针,只要是共产党执政就不会解决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