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东市威力冶金石化成套设备厂

供应优质静态混合器、管道过滤器,享受免费二年售后质保服务

0513-83250352
客户服务

头拱地的生命传承

发布时间:2017-10-25

20世纪五六十年代,山东农村生活很艰苦。我们家有6个孩子,我是老幺Ⅲ。老大比我大16岁。家里还有我奶奶和奶奶的婆婆。

1953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县城供销社拟招父亲当售货员。当时每月工资仅8元钱,父亲有点儿犹豫,怕荒了家里的7亩薄地。母亲觉得能吃公家饭,这个机会不能丢掉,于是毅然决定独自挑起家里这副重担,让父亲去县城供销社上班。从此,母亲便独自种起了7亩地。在农忙的时候,父亲就会请假回家帮助母亲干活。

老娘是个小脚女人,为了生计,她推起了独轮车,像男人一样送肥种庄稼,这在当地实属罕见。当她推车走在路上时,经常会引来啧啧称奇的目光。去我家的那7亩薄地,需要爬上爬下一个20多米长、30多度的陡坡,上上下下,步步惊心。还要过七八十米宽的河滩,车轱辘陷到河滩里,就很难推动。到了夏天,河滩漫上水,水面几十米宽,想要推车过河就更难了。遇到下雨天,湿滑的地面,让那个陡坡成了鬼门关。静态混合器后来我长大了,春节去大姑姑家拜年,要路过那个陡坡,空手走每次都要格外小心,稍一疏忽就会滚下陡坡。

有一次,老娘送肥,大哥拉车,走上临近河滩的高坡时,她脚下突然一滑,车子顺着高坡飞速地滑了下去。老娘、大哥拼命地往后拽,然而因为坡太陡,车子拽着他们快速滑到沟底。幸好老娘和大哥只是手和脸擦破了皮,没有大碍。但那独轮车的双把都摔断了。看着洒满一地的粪土和老娘满脸的伤痕,大哥吓坏了,不知所措。老娘定了定神,叹了口气说:“没关系,幸好咱娘俩没出大事呀。”

老娘干活总是起早贪黑,一千就是一天,早晨带上两个饼子、一个咸萝卜、几棵大葱和一罐米汤就下地了,中午在树荫下随便吃一点儿。夏天多雨,地里杂草丛生。记得有一次阴天,老娘拿着锄头去除草,奶奶劝她不要去,万一下雨河里发水就麻烦了,老娘说:“趁凉快,还是抓紧把剩下的活干完。”结果在收工回家的时候,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奶奶急了,她怕我娘回家过河出事,就对着老天跪下哀求道:“老天爷开开恩吧,保佑孩儿他娘过了大河吧!”

那天老娘过河时,山洪暴发,汹涌的河水滚滚而下。突然一个浪头打来,将她打了个趔起,差点儿把她卷走,幸好她用手里的锄头支着河底才没有倒下,慢慢地过了这条河。回到家时,老娘浑身上下被淋季辱像个落汤鸡,奶奶一把抓住她的手,婆媳两人抱头大哭起来。

老娘是个十分要强的人。她不仅能吃苦,而且干起活来非常麻利,亲友和邻居们都赞叹不已。她白天下地干活,晚上常常在煤油灯下浆洗缝补。春节来临的时候她最忙,除了准备过年全家的吃喝外,往往腊月三十还要适育达旦地缝衣裳、傲鞋子,为的是让孩子们在正月初一早晨5点多,都能穿着她亲手做好的薪衣服、新鞋子出去拜年。

后来搞互助组、合作社、入民公社化,我们家加入了生产队,每家靠挣工分分日粮。老娘要干两份活,多挣工分。白天跟小伙子一样推车上壤下河,晚上还要加工粮食、加工梅花。老娘生我的那天,白天还下地干了一天活,拳夜里把藏生下来,第二天又下地干活了。

1959年年初,爽然阀粮食紧张起来了。全国遇到了“自然灾害”,开始支援灾区粮食,每人每天只有几两粮食,不够吃就只毙吃野菜、地及时,或者将玉米皮、地瓜茎烤干后再磨成面吃。由于营养不良,很多人秀始浮静,一些年老体弱的人病偶了。

我的奶奶和姥爷就在这时一瘸再也没好起来。没钱治病,也没粮食吃,每天只能设法弄点兑粥维持老人的生命。老娘一边照顾生病的奶奶,一边还得外出干活。

听大哥育琦说,有一天半夜里,一家人已经熟睡。老娘从队里开会网察屠恕大哥叫醒说:“孩子快醒醒,我因为照顾奶奶,耽误了出工,队长开会批兴我,我没渡活下去了。记住,我们还欠东邻5角钱。”说完就哭着离开了。已经是高中生的大哥一激灵,赶紧穿上衣服,追了出去,发现老娘正拿着一根绳子在套阀里。大哥把绳子一下子夺过来,撕心裂肺大声哭着说:“娘!你不能这样呀!我们不能没有你呀!”娘也顿时泪流满面。

天刚蒙蒙亮,大哥安捧姐姐照看老娘,就赶紧到县城供销社,将家里发生的事告诉了父亲。父亲很震惊,立即同大哥一起回到家里,听老娘详细介绍了事情的经过。老爹马上找到队长。见了老伙伴,队长支支吾吾,做了点解释。后来又到家里来了一趟,事情才平息了。原来老娘 II绘他提过意见,这件事纯属找茬。

老娘惦着借了东邻5角钱,这才叫来大哥嘱咐还钱。要是没借5角钱,说不准老娘就走了!古希腊大哲学家苏格拉底也曾有类似的行为举动,当他在被雅典城邦判处死刑的生死关头,曾喃喃地给他韵徒儿克剩托说:“克利托,你过来,我们曾向克雷皮乌斯借过一只公鸡,请你不要忘记付钱给他。”说完,这位伟大的哲学家合上了眼,安静地离开了人世。

老娘在命悬一线的纠结时刻,最后记住的是欠邻居5角钱。这是老娘根性中的东西。我们家再穷、再潦倒,也得知道感恩,也得知道敬畏,也得有良知,也得对得起他人的好。

人都有脆弱的时候。唯有经历过一次次脆弱,人才可能有真正的刚强。老娘是一个正直、要强和自尊的人,眼里容不得沙子。再苦再累她都不怕,但当她精神上受到的污蔑和诽谤超过她所能承受的底线时,就有可能走向极端。吃一堑长一智。老娘后来慢慢悟出了“受”的智慧,与此也有关系。

生命中唯一的财富,是活过并经历痛苦。一旦你用这样的视角看苦难,苦难就无影无踪了。或许是老娘的大爱救了她自己,或许是我们这一张张嗷嗷待哺的嘴巴救了她。经过那一次的折蘑,无论生活再艰苦,老娘都没有过轻生的念头。她意识到,她是这个家庭的柱子,要负责守护孩子们的未来。柱子一倒,房子就塌了。

娘压弯了自己的腰,却挺直了儿女们的脊粱。她没上过学,不识字,却喜欢看孩子们学习。每逢晚上,儿女们只要说看书,她就会让点上煤油灯。我曾经在睡觉前看书烧过几次被子,老娘从来没有怪我。

“头拱地我也要让你们上学!”“头拱地我也要把这事办好!”“头拱地的人,都有出息。”这些口头禅,像一副副良药,帮老娘渡过了一个个难关。这些口头禅,也把“头拱地”的意识,深深种在我的潜意识中了,成为老娘留给我的一笔价值连城的财富。头拱地,深深改造着我们,塑造着我们,带我们走到了大道上。

老娘头拱地,我们在生活极其困难时都可以熬过来,过节都可以有干净衣服穿。老娘头拱地,我虽然打小饿成了罗锅腰,但是我们家没有饿死的,也没有像邻居那样出去要饭!老娘会变着法地傲野菜给我们吃。20世纪60年代初的几年春天量难熬。邻居纷纷出去讨饭。老娘顽强地支撑着,起旱贪熏一点一漓想夯法。那时配给制,也是保证每个人活下去必备的安捧。晒干了的红薯叶做成的团团,还要过秤分着吃。老娘常常把自己的一份塞给我。

老娘头拱地,成就了我们村的一道风景。像我们这样的家庭,男人在在外边属于非农业人口,女人一个人在家里挑大粱,家里有两个孩子的,老大就不能读初中了,要回家帮着干活,怕村里的野男人欺负人。我老娘没有这样的娇弱。蝗说:“我头拱地也要让你们去上学!头拱地也也得让你们不能像我这样活!”

老娘对我这个小儿子特别关照。她常常对我说:“头拱地的人,都有出息。娘头拱地干活,你头拱地学习,可不能把时间荒废了。”我哪里敢荒废时间?!老娘是在用生命告诉我:头拱地,是我们唯一可以依靠的东西。头拱地可以有饭吃,头拱地可以成为自己的柱子,头拱地可以有好未来。

今天一些富有“爱心”的父母,看见儿女在为解决难题而绞尽脑汁时就心急,就迫不及待地告诉他们该如何做。这样就算缓解了当下的问题,却造成了另一个长久的问题:儿女会对父母形成严重的依赖,面对偶然性和不确定性不知道该如何傲了。结果“爱心”毁了儿女生命的柱予}过度管理,这是今天许多家庭的悲剧,也是企业管理过度的一个重要原因。

富者拥有过多财富,因而碌碌无为。贫寒交迫的老娘,拥有无数的磨砺,使她的潜能得到了最充分的释放,也成就了她的觉性。她大嗓门说话。爽朗地大笑,以独特的方式相夫教子。或许由于她心灵的纯净,晚年除了腿脚不利索,身体一直很硬朗,面容红润祥和。她坚持每天早晨三点多钟起床练气功,打扫前后院,然后自己傲饭,从不肯让别人伺候,给她雇了保姆也被她辞掉,烧火做饭、打扫卫生,那是她的领地,不容侵犯。 广大